当前位置: 首页>>抗疫专栏>>正文

 

中医药防治瘟疫讲述
2020-07-03 09:12   审核人:

1 中医药防治瘟疫历史悠久

现在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中国古代是怎么抗击疫邪的。因为疫病自古以来就有,也可以说有了人类就有了疫病。瘟疫是古老的疾病,是我们中国见于文字记载最早的疫病,这个名词是什么时候的呢?应该说甲骨文里边就提到了,它叫什么呢?叫疾年,疾病的疾,疾年就是疾病多发的年份。应该是传染性疾病,这是最早关于疫病记载。

在周代的文献中曾提到“疫”这个名词,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中说“疫,民皆疾也”。疫就是老百姓多得的疾病,也就是说它具有传染性。

最早的医学文献《黄帝内经》中就提到了疫,特别是《素问·六元正气大论》中,提的内容比较多,不但提到了疫病,而且提到它的传染性。

关于疫病的治疗,最早见于东汉末年张仲景的《伤寒论》,关于疫病的记载,有方有法有治疗。《伤寒论》的《伤寒例》里面提到:“从春分以后,至秋分节前,天有暴寒者,皆为时行寒疫也。三月四月或有暴寒,其时阳气尚弱,为寒所折,病热犹轻。五月六月阳气已盛,为寒所折,病热则重。七月八月阳气已衰,为寒所折,病热亦微,其病与温及暑病相似,但治有殊耳。”“春分节后,至秋分节前,天有暴寒者”,就是天气特别冷,突然很冷,“皆为时行寒疫也”,这里就提出了“寒疫”这个词,“其病与温及暑病相似”,寒疫和温病暑病有相似点,即都有发热。这里就提到了寒疫、温疫和鼠疫。而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就属于“寒疫”之“寒湿疫”。

张仲景的《伤寒论》序里说:“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建安纪年以来,犹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居其七。”这段话说的什么意思呢?说张仲景的家族,有200多口人,是个大家族,从汉献帝建安年起,不到10年的时间死亡2/3,在这2/3的人里面伤寒占7/10,也就是说200口人,有100人死于伤寒。他所说的这个伤寒,那也就是包括受寒以后,得的其它的病,其中应该说呀,主要是指寒疫,主要具有传染性,要不然不会10年之间死那么多人。这说明此寒病不是一般的寒症,应该是寒疫,死亡的人数非常多,具有传染性。

张仲景的《伤寒论》里有很多方子都是能够治疗疫病的。这次新冠肺炎所用麻杏石甘汤、白虎汤、小柴胡汤、麻黄附子细辛汤、半夏泻心汤等,都是来自《伤寒论》,这些经方在临床抗疫一线都用到了。张仲景以后,晋代葛洪的《肘后备急方》简称叫《肘后方》、《肘后方》中也提到“伤寒、时行、温疫”,他说这三种病是同一种病,原本都是一样,都有传染性,虽然临床表现不完全相同,季节不完全相同,但是它们都有相同点,都具有传染性。唐代孙思邈的《千金方》,王焘的《外台秘要》里面也都有关于疫病的治疗和预防的方法,也都有很多的方剂。也就是说,在唐朝以前,我们中医学就对疫病有了比较深刻的认识和丰富的临床实践。

2 《温疫论》标志中医疫病学趋于成熟

唐以后的宋代、元代,历代的文献对疫病都有记载,最突出的是明末,明末的吴又可《温疫论》记载“崇祯辛巳年”,也就是公元1641年,闹了一场大温疫,波及到“浙省、两直、山东”。也就是说浙江,两直指南直隶省是江苏、北直隶省是河北,中间还夹有山东,也是东南沿海,从浙江、江苏、山东到河北,整个一条线涉及到4个省,闹了一场大的温疫。在这场温疫里边,吴又可通过治疗,全面了解了它,也就是这个病是怎么来的?怎么传染的?从哪进入人体的,总结了一套治疗的方法。他说:是从呼吸道口、鼻而入嘛,从呼吸道进入人体,到哪?病位是在膜原,而且创立了“达原散”,也叫“达原饮”,因为《温疫论》的版本非常多,清朝就有40多种版本,各版本不完全一样,有的词不完全一样,但内容是一样的,“达原饮”也有的叫“达原散”。这次的新冠肺炎临床也用到了。这本书写的非常好,非常的完整,系统的论述了一个疫病,根据本书所记载的内容、传染的情况以及他的治疗,我们现在觉得是一场重型流感,是大流感。

今天我们认识到新冠肺炎是新型的冠状病毒致病,那个时代虽没有显微镜,但是他已经认识到它传染性非常强,传染到4个省,而且把症状描述的非常清楚,“民皆疾也”,就是说它具有传染性。《黄帝内经》中说:“五疫之至,皆相梁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同时,吴又可又提出来传染性的问题,有的是鸡病鸭不病,牛病羊不病,互相之间不传,但是呢,也有的混合传染,同时,还可以出现人畜共患,人也得病,动物也得病,动物可以传染人。像这次新冠肺炎,可能就和动物传人有关。所以说吴又可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医学家,非常伟大的疫病学家。他看得非常清楚,温疫来了“无问大小,病状相似”,传染性非常强,从呼吸道传染。而且提出“温疫之为病,非风、非寒、非暑、非湿,乃天地间别有一种异气所感”。他说天地间哪有那种特殊的致病因素,叫做戾气,也叫做疫,也叫做异气。这种疫疠之气传染人是非常强烈的。他那时候交通不发达,他知道传染了4个省,其实不见得,按现在来说不见得有四个省,那个时候呢交通不发达,顶多牛车、骑马,跑的非常慢,所以他能够观察到4个省,已经相当不容易了。所以说《温疫论》不仅是我们中国医学史上,而且在世界医学史上也是第一部非常成功、非常优秀的传染病著作,对后世有很大指导意义。

3 中医温疫学在清代完善了理论和临床诊疗体系

据历史资料不完全统计,明清两代数百年间,传染病平均每4年大流行一次。从吴又可《温疫论》问世之后,在明清时代,中医学关于疫病的认识是越来越深刻,治疗的方法也越来越丰富,治疗的经验也越来越普及。最突出的医学家有叶天士、薛生白、吴鞠通、王孟英,叫“叶、薛、吴、王”,即清朝的四大家,他们从不同的角度,对温病、疫病进行了论述,创立了新的瘟疫病独特的辨证论治体系。

张仲景《伤寒论》讲六经辨证,针对寒疫,把这个寒疫的发展分成六个阶段:太阳病、阳明病、少阳病、太阴病、少阴病、厥阴病,对它进行辨证论治,主要用辛温药,用辛温解表的方法,因为外感寒邪,寒邪非温不散,寒者热之,故用温药。

明清阶段,温病的治疗,不用辛温,要用辛凉,要用凉药,这是一个飞跃的进步。

叶天士的卫气营血辨证把温病的发展分成4个阶段,即卫分证、气分证、营分证、血分证。

首先,卫分证实际上就是表证,外感邪气侵犯人体,先侵犯体表,影响到人体保卫功能,也就是现在所说的免疫功能,影响到人体的免疫能力,导致疾病的发生,只要是卫分证也就是表证。温病是外感热邪造成的,风热邪气侵袭体表,导致体表的保卫功能失常,人就发病,出现发热、恶寒这些症状,这就叫做卫分证。如果第一道防线卫分的邪气不解,邪气就要深入。就像打仗一样,敌人打到国境线,如果国境线没有封锁住,那么他就深入里面去了,就深入到体内。第二步就是到气分。气分就是脏腑功能失常阶段,由于体表的保卫功能失常,再往里就深入到脏腑,导致脏腑的功能失常,主要是脏腑功能亢奋,出现高热,这就叫气分证,正邪相争,邪气一来,人体的正气就要和它斗争,人体的功能就亢奋,这就是气分证的表现,所以气分证以实证为多。气分也有虚证,高热之后突然出现了虚脱,属于气分的虚证,是少数,大多数是气分的高热证。如果气分脏腑功能亢奋,再继续发展,邪气需要深入血脉,邪气深入血脉之后,先消耗血中的津液,血中的津液受损,出现一系列阴虚里热的表现,当然还是外感邪气造成的,那就叫营分证。如果再进一步的发展,就导致耗血动血,导致出血,或者是肝血肾精大量的损伤,就出现了血分证。卫气营血辨证把这个外感温热邪气侵犯人体分成卫分、气分、营分、血分四个阶段,表现不同,治法也不同,各有相应的方剂。

叶天士之后,吴鞠通的《温病条辨》很有名!它是根据叶天士的温病理论,又把叶天士《临证指南医案》中非常有效的临床方剂加以总结,加上他写的《温病条辨》,他提出了三焦辨证。把人体分成上、中、下三个部分,上焦是心、肺,中焦是脾、胃,下焦是肝、肾,当然下焦也包括膀胱。那么把人体分成三大块,便于定位诊断:上焦的病就是心肺的病,中焦的病就是脾胃的病,下焦的病就是肝肾的病。

根据热邪侵犯人体,先上后下,从上往下发展,这叫顺传,把它分成三个部分,也可以说是三个阶段。因为三焦有定位功能,它分阶段分得不那么清,所以在《温病条辨》中,把三焦辨证和卫气营血结合起来用,用三焦辨证来定位,用卫气营血辨证来划分阶段。定性是外感热邪,定位是上、中、下三焦,阶段是卫气营血,那么这个诊断呢就非常明确了,就从大范围到小范围,步步为营,把这个病确定到某个部位,针对部位进行治疗,提出“治上焦如羽,非轻不举,治中焦如衡,非平不安,治下焦如权,非重不举”,什么意思呢?上焦的病要用清扬的,像羽毛一样非常轻的药,才能够透邪外出,因为上焦在表,容易透邪外出。中焦保持脾胃的升降平衡,“非平不安”,就像秤杆一样,秤盘上搁物一斤,称杆也得搁秤砣一斤,如果不搁,就不平衡了。所以要保持脾胃的升降平衡,祛除邪气,恢复人体脾胃动态平衡。“治下焦如权”,下焦如果肝肾阴虚,夏季容易出现动风,用重镇的药,有重镇潜阳作用,这样就能够息风,就好像秤杆要放秤砣、天平要放砝码一样。

叶天士和吴鞠通对温病学的贡献非常大。从叶天士提出来卫气营血辨证,就创立了温病学派,吴鞠通又丰富来了叶天士理论,所以后世治疗温病、疫病,基本上按照张仲景、叶天士、吴鞠通这几位大家的思路,那么寒疫就用六经辨证;温疫就用卫气营血、三焦辨证。其中,寒也可以加湿,热也可以加湿。温疫加湿,是温热疫;寒疫加湿,是寒湿疫。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大多属于寒湿疫。

4 传承精华 守正创新

近年来,大家一说传染病,大多都说是温疫,这个说法不确切,应该说,疫病有寒疫,有温疫,有寒湿疫,也有温湿疫,表现是多种多样的。寒湿疫得按照《伤寒论》的治法,就得按照温病的治法。所以在临床上,不要拘泥于是寒还是热,寒也有,热也有,故治疗不要拘泥一法。我们历代的先贤对疫病的观察是非常详细的,在临床中总结的经验,疫病过去之后写出了很多的著作,不光是一本《温疫论》,尤其明清时代,关于疫病书籍是非常之多,大多数都是专病专书。比如说《温疫论》就记载了一个病,也可能是有什么病毒,但是吴又可没看见,所以就把它叫做疫病,他说那是湿热疫。清代末年关于鼠疫的书也很多,还有猩红热,中医叫做烂喉痧,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非常勤劳、非常优秀的民族。闹一场温疫就进行一场的总结,总结之后传给后人,给我们留下了宝贵财富。应该说我们中华民族是非常先进的,中医学到现在,也应该说保持常胜不败。有人说中医现在没有确切的抗病毒的药物,其实中医就没有病毒这一说,我们把它叫做疫,并辨证论治,有这个证候就这么治疗,不存在抗病毒药物的问题,所以拿着抗病毒来衡量中医是错误的。

中医讲辨证论治,因时、因地、因人,不同地区,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季节,不同的人,得了病,治法就不一样,总的来说疫病具有传染性,“无问大小,症状相似”,应该有统一的治法,但是根据个人体质不一样,又有所变化,同一个人不同的阶段,比如说第1天用什么药?第3天用什么药?第5天用什么药?方子一般来说就一两天一换,所以治疗非常的灵活。因为它灵活,所以中药用了几千年,不存在抗药性的问题,病来了我们就能上,战就能胜。中国古代给我们留下这些宝贵遗产,我们作为子孙后代,应该非常好地继承,所以对抗疫来讲,中医药从古代就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在今天也是同样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中医学给我们留下的宝贵遗产,造福了子孙后代,而且我们把中医学传下去,继续给我们的子孙后代造福,这是中医人今后应该努力的方向!

本文根据讲话录音整理而成,文句理法不妥之处,敬请批评指正。(本文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刘景源传承工作室基金项目,作者:北京中医药大学刘景源传承工作室 刘景源;中国中医药信息学会温病分会 杨建宇)

关闭窗口

 
 
 
天津中医药大学图书馆 天津市静海区团泊新城西区鄱阳湖路10号
电话:022-59596329,邮编:301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