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中医药大学图书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医史文献研究之窗>>追寻《本草纲目》的人文之美>>正文
读《本草纲目》札记——【木部】木之二:漆
2018-09-28 17:06   审核人:

[《本草纲目》木部卷之三十五]木之二:漆(《本经》上品)

【释名】桼[时珍曰]许慎《说文》云:漆本作桼,木汁可以䰍物,其字象水滴而下之形也。

【集解】[时珍曰]以金州者为佳,故世称金漆。

干漆【气味】[时珍曰]今人货漆多杂桐油,故多毒。《淮南子》云:“蟹见漆而不干。”《相感志》云:“漆得蟹而成水。”盖物性相制也。

【札记】“桼”乃“漆”的古字,漆树。《汉书·货殖传·巴寡妇清》:“陈夏千亩桼;齐鲁千亩桑麻……此其人皆与千户侯等。”

桼又通“七”。桼政即七政,指日、月和金、木、水、火、土、五、星。《书·舜典》:“璇玑玉衡,以齐七政。”亦有以七政指天、地、人和春、夏、秋、冬四时,或北斗七星。

漆又同“柒”字,即七的大写。《墨子·贵义》:“昔者周公旦朝读百篇,夕见漆十士”。宋·陆游《老学庵笔记》卷七:“‘柒’字,晋唐人书或作‘漆’字,亦取其同音也。”

桼书,漆书。古代用漆写于竹简,故称。《后汉书·儒林传序》:“党人既诛,其高名善士多坐流废,后遂至忿争……亦有私行金货,定兰台桼书经字,以合其私文。”

䰍qī,以漆漆物谓之䰍,又作髹xiū。由于漆器坚实轻便,耐热耐酸,抗潮防腐,又可以施加花纹装饰,故用途甚广。我国现存唯一的古代漆工和漆器的专著,是明代漆工黄成所著《髹饰录》。这部书成书之后,四百年左右时间只有抄本保存在日本,直到1927年才经朱启钤先生刊刻于行世。黄成,号大成,新安平沙人,是明隆庆(1567-1572)前后的一位名漆工,《髹饰录》较全面叙述了有关髹饰(前人或言漆工,或言漆器,常用“髹饰”来概括)的各个方面,此书在天启五年(1625)又经嘉兴西塘的杨明(号清仲)为它逐条加注。西塘又名斜塘,元明两朝制漆名家多出于此。

又漆身,以漆涂身。战国晋豫让为智伯复仇事。《战国策·赵策一》:“晋毕阳之孙豫让,始事范、中行氏而不说,去而就知伯,知伯宠之。及三晋分知氏,赵襄子最怨知伯,而将其头以为饮器。豫让遁逃山中曰:‘嗟乎!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吾其报知氏之仇矣。’

乃变姓名,为刑人,入宫涂厕,欲以刺襄子。襄子如厕,心动,执问涂者,则豫让也。刃其扞,曰:‘欲为知伯报仇。’左右欲杀之。赵襄子曰:‘彼义士也,吾谨避之耳。且知伯已死,无后,而其臣至为报仇,此天下之贤人也。’卒释之。

豫让又漆身为厉,灭须去眉,自刑以变其容,为乞人而往乞,其妻不识,曰:‘状貌不似吾夫,其音何类吾夫之甚也。’又吞炭为哑变其音……于是襄子义之,乃使使者持衣与豫让。豫让拔剑三跃,呼天击之曰:‘而可以报知伯矣。’遂伏剑而死。”

《史记·范雎蔡泽列传》:“大王信行臣之言,死不足以为臣患,亡不足以为臣忧,漆身为厉、披发为狂不足以为臣耻。”司马贞索隐:“(厉)音赖,癞病也。言漆涂身,生疮如病癞。”

漆树以金州者为佳,故世称金漆,泛指漆之佳者。宋·苏辙《筠州圣寿院法堂记》:“又为聪治其法堂,皆极壮丽,凡材甓(pì砖)金漆皆具于智讷。”

《旧唐书·褚遂良传》:

太宗问谏议大夫褚遂良曰:“舜造漆器,禹雕其俎,当时谏舜十有馀人。食器之间,苦谏何也?”遂良对曰:“雕琢害农事,纂组(赤色绶带,泛指精美织锦)伤女工。首创奢淫,危亡之渐,漆器不已,必金为之;金器不已,必玉为之。所以谏臣必谏其渐,及其满盈,无所复谏。”上然之。

漆性畏蟹,清·陆以湉《冷庐医话》:

太平崔默庵多神验。有一少年新娶,未几出痘,遍身皆肿,头面如牛。诸医束手,延默庵诊之。默庵诊症,苟不得其情,必相对数日沉思,反复诊视,必得其因而后已。诊此少年时,六脉平和,惟稍虚耳,骤不得其故。时因肩舆道远腹饿,即在病者榻前进食。见病者以手擘目,观其饮淡,盖目眶尽肿,不可开合也。问:“思食否?”曰:“甚思之,奈为医者戒余勿食何?”崔曰:“此症何碍于食?”遂命之食。饮啖甚健,愈不解。久之,视其室中,病榻桌椅漆气熏人,忽大悟,曰:“余得之矣!”亟命别迁一室,以螃蟹数斤生捣,遍敷其身。不一二日,肿消痘现,则极顺之症也。盖其人为漆所咬,他医皆不识云。

明·刘基《郁离子·良桐》:

工之侨得良桐焉,斫而为琴,弦而鼓之,金声而玉应,自以为天下之美也,献之太常。使国工视之,曰:“弗古。”还之。

工之侨以归,谋诸漆工,作断纹焉;又谋诸篆工,作古窾焉;匣而埋诸土,期年出之,抱以适市。贵人过而见之,易之以百金。献诸朝,乐官传视,皆曰:“希世之珍也。”

工之侨闻之叹曰:“悲哉世也!岂独一琴哉,莫不然矣。而不早图之。其与亡矣!”遂去,入于宕冥之山,不知其所终。

明·刘基《郁离子·虞孚》卷下:

虞孚问治生于计然先生,得种漆之术。三年,树成而割之,得漆数百斛,将载而鬻诸吴,其妻之兄谓之曰:“吾常商于吴,知吴人尚饰,多漆工;漆于吴为上货。吾见卖漆者,煮漆叶之膏以和漆,其利倍,而人弗知也。”虞孚闻之喜,如其言,取漆叶煮为膏,亦数百瓮,与漆俱载以入吴。时吴与越交恶,越贾不通,吴人方艰漆。吴侩闻有漆,喜而迎诸郊,道以入吴国,劳而舍诸私馆。视其漆,甚良也,约旦夕,以金币来取漆。虞孚大喜,夜取漆叶之膏,和其漆以俟。及期,吴侩至,视漆之封识新,疑之,谓虞孚改约,期约二十日。至则其漆皆败矣。虞孚不能归,遂丐而死于吴。



(谢敬)

关闭窗口
   
  中文数据库 更多>>
12
· 中国知网CNKI
· 维普期刊数据库
· 万方数据库——...
· E读学术搜索
· 超星移动图书馆
· 国道MeTeL--国外...
  外文数据库 更多>>
· Web of Science
· ELSEVIER数据库
· ASP世界音乐在线
· Emerald电子系列...
· Thieme化学与药...
· 优阅外文原版电子书
  网站导航
天津中医药大学 | 上海中医药大学
南京中医药大学 | 广州中医药大学
天津数字图书馆 | 南开大学图书馆
天津师大图书馆 | 天津大学图书馆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版权公告 

天津中医药大学图书馆  天津市静海区团泊新城西区鄱阳湖路10号
电话:022-59596329  邮编:301617